消费者也会直接被引导至美国航空自己的官网

2018-10-09 00:27

目前,各航企对此是有共识的,都向谷歌开放了自己的库存。但是,千万不要以为航企都是傻子。它们发现:与直接通过航企名称搜索航班、目的不那么明确的潜在客户相比,来自google flights、针对性较强的潜在客户更有可能完成预订交易,从而能够让航企获益。

google flights在引导消费者至航企的官网预订前,将让其选择一个航班时刻与目的地。尽管谷歌将向航企收取多少费用尚未公布,但其引导消费者预订特定航班时收取的费用,很可能会高于潜在客户利用普通搜索词条直接前往航企官网预订的成本。同时,若客户点击进入的是google flights平台,而不是进入其最初搜索的航企的官网,则其最终预订的可能会是另一家航企的航班。

根据healy的建议,航企除了要进一步夺回对自身航班库存数据的掌控力外,还要“为消费者提供合适的数字化产品”,还需要确保消费者充分了解自己推出的内容。

healy警示称,若谷歌继续在消费者和航企之间扩大规模,那么一旦消费者行为转变且用户采纳率与用户预期达到一个临界点,则谷歌将势不可挡。首当其冲蒙受损失的将是其他中间商,因为他们都不具备谷歌那样的能力与市场地位。然而,航企与旅游业其他供应商也将因这家强大新生中间商的增长而受到冲击。长期来看,随着选择越来越少,价格越来越高,消费者也将受损。“其明显将对消费者造成损害,”healy说。

谷歌已在其他行业利用消费者搜索业务,为其自身或母公司alphabet集团旗下其他企业销售的产品投放广告。据数据公司semrush在《华尔街日报》上发布的一份分析报告显示,其在分析时通过25个关键词进行了搜索,大多数情况下搜索结果中置顶的都是alphabet集团广告中的产品。

然而,谷歌正步步为营,将自己置于消费者和航企之间,在拦截航企的客户后向航企收取费用。据healy称,航企的成本正由此而上升,但这样的成本与丧失掌控力相比则算不了什么。google flights仍然在为获得更多流量而提升自己的地位。旅游咨询公司hudson crossing的brian clark将谷歌针对航企的做法称作“温水煮青蛙”。

healy表示,监管措施可用于缓解这种严峻的形势。他列举了一些具体的做法,包括针对谷歌强推google flights的做法采取相关措施、禁止谷歌在搜索引擎和android系统中将自己的旅游产品置顶。其他可用的监管措施还包括,要求谷歌在其竞价算法中体现透明性并禁止其操纵竞价。

0荐闻榜

谷歌这家日益强大的中间商正在不断扩大自己的业务量。这似乎很可能会导致市场日益将价格看作各航企之间最重要的对比点。各航企要应对这样的商品化过程,就必需设法改进自己的客户体验,从而形成差异化。显然,要实现这一点,就需要各航企以产品和服务的特色为重点,同时也要求这些供应商能够在所有渠道向市场展示自己的差异点。全球分销系统企业的技术人士表示,“消费者想看到产品是怎样的,而不只是想了解价格”。全球分销系统企业的一些工具能在这方面给予航企帮助。iata的新分销能力项目也以行业内的这个领域为目标。

同时,全球分销系统企业的技术人员认为,各航企还需要付出更多努力来赢得it企业的支持并与之合作,原因是航企自身并不具备所有必需的能力。sap总经理及旅游与运输全球主管paul pessutti也认为,航企需要具备数据技术方面的能力。他还认为,航企需要将大数据整合进自己的会计系统和库存系统等后台系统。“各位怎样看待航企内部的技术能力?”他说道,“不能让谷歌介入这一领域。”healy表示“若航企像科技公司那样运作,便能够集合一些力量来夺回控制权。”

healy还指出“各航企能够且只有航企能够阻止(谷歌)”。各航企应向相关部门进行游说,引起后者对此事的重视,同时要“夺回航班搜索业务”。航班搜索业务是一项关键的战略性资产。healy建议各航企“必须要按照自己的条款来向谷歌提供数据”。

谷歌采用竞价算法在搜索结果中将alphabet的广告置顶,但具体细节尚未公布。谷歌创始人larry page和sergey brin于1998年在斯坦福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曾发表过一份研究报告。该报告标题为《大规模超文本网络搜索引擎剖析》。healy指出,这两位创始人在报告中预测并承认,其所成立的这家企业有能力达成自己的目标。报告中提到了作者有关“利用广告赚取收入的搜索引擎本质上将偏向于广告商并忽视消费者的需求”这一预期。报告中还提到这样的偏向是很难被察觉的,但其仍然会对市场产生极大的影响。

美国航空便是以更谨慎态度遵守google flights条款的一家顶尖航企。在谷歌搜索美国航空的航班时,就算谷歌提供的第一个链接是一个付费广告,消费者也会直接被引导至美国航空自己的官网,而不会被引导至google flights平台。美国航空向google flights开放了自己的数据,但消费者只有进入了google flights平台才会清楚地看到这些数据。美国航空正在进行权衡。如果主动交出对数据的掌控力,便只需支付广告费用,且能够降低向google flights付费的概率。如果直接接收较频繁地来自google flights的潜在客户,则会产生较高的交易成本。

healy认为谷歌正利用自己在搜索引擎方面的垄断地位,向根据特定航企名称搜索航班的消费者推广自己的google flights平台。具体做法则是在网页中将google flights的搜索结果置于航企官网的链接之上。

(微信,

LINKS